搜索结果:王维洛

王维洛:中国参与世界温室气体减排 玩的就是一场数字游戏

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在中法德领导人视频峰会和在全球领袖视频气候峰会这三个重要场合都说中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看起来习近平是认真的。但是习近平并具体说明也没有说明这是二氧化碳排放量还是温室气体排放量,是否包括土地使用、土地使用变更和林业增加或者减少的排放量。习近平也没有给出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具体数目。中国的政治家和科学家常常在玩数字游戏,欺骗世人,在全球气候问题上也是玩数字游戏,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话说:在数字上“打太极拳”。

阅读更多

王维洛: 外交无小事?

还是在中国亿万居民处于吃不饱的日子里,喇叭里传来好消息:中国登山队于1960年5月25日清晨4点20分胜利登上了海拔8882米的珠穆朗玛峰。8882米,这是幼时留下的不会磨灭的记忆。
之后,中国又三次公布了对珠穆朗玛峰测量的结果:1975年:8848.13米;2005年:8844.43米;2020年:8848.86米。用一句话来总结三次测量的结果:用中国科学界的一个失败来换取一个外交上的胜利。

阅读更多

王维洛: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否返利?

《知乎网》是中国一个著名的网站,关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知乎网》上有这么一个问题“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为何没有返利?”在这个问题下有许多讨论,其中一个网友的评论很有代表性:有些东西不用明说,很明显就是权贵阶层拿老百姓的钱投资,然后收你们电费发财。
那么中国老百姓一共缴纳了多少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这本是一个十分容易回答的问题,但是在中国却难以得到答案。

阅读更多

王维洛:茅于轼关于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

《长江长江》一书中收录了茅于轼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为《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为何不见论证》,当年茅于轼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经济评论》主编。
文章很短,但是提出几个很尖锐的问题:
第一: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是什么;
第二:恐怖分子袭击;
第三:三峡工程决策问题;
第四:参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专家的责任问题;
第五:三峡工程评价标准问题。
2011年茅于轼回忆说:可能就是人家没有想到的问题我想到了。
 
 

阅读更多

王维洛:共军数小时能占领台湾,但多长时间能放空三峡水库?

按照胡锡进的看法,中共军队有能力对台湾进行全面进攻,几小时就能占领全岛,美军都没时间反应。
只要战火一开,双方即进入战争状态。按照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三峡大坝必然成为首要目标。此时,三峡工程并没有所需要的7天或者9天多的时间,把水位从海拔175降到145米,甚至降到130米。
正如杨浪先生所指出的,三峡大坝将给总参谋部乃至政治家造成一个左右为难的局面。要么三峡水库不泄水,中共军队发起突然袭击,对台湾进行全面进攻,力争在几小时内占领全岛。但是三峡大坝必然成为敌方首要报复目标,会遭到造成轰炸溃坝后的全面危局,三峡大坝下游集聚的中共后备军队会被溃坝洪水吞噬,中共政权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垮台危机;要么三峡水库提前泄水,不顾中断黄金航道而影响整个国民经济,在实际战争打击之前造成“全民动员”的态势,给敌方送去明显的战争征候,让美国军队有足够的时间出现在应该出现的敌方。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没有意识到,三峡工程是一个政治决策,中共建成三峡大坝之后,就失去军事战略上的先手,中共军队发起突然袭击,对台湾进行全面进攻,力争在几小时内占领全岛,就是痴心妄想,因为中共军队和政治家有三峡大坝这个后顾之忧。
 
 

阅读更多

王维洛:从新安江水库九孔泄洪看水库大坝工程如何发挥防洪效益

(新安江水库)有两大功能,一个是蓄水发电,一个供水灌溉,这都需要有水。但是,水库里的水,适度的时候是资源,多装了就是祸,很可能影响大坝安全。所以水库里存多少水,前提是大坝的安全,这是第一位的,在这个前提下,要尽量多蓄水。
一旦大坝安全受到威胁,就是九孔泄洪,全然不顾大坝下游百姓生命财产安全。
 

阅读更多

王维洛:如何看待长江洪水,是三峡工程反对派和主上派的一个主要分水岭

如何看待长江,如何看待长江洪水,是三峡工程主上派和反对派的一个主要分水岭。
郭树言在文章中写道:“据史书记载,从汉代到清末的2000多年中,发生大小洪灾200多次,平均约十年一次。本世纪以来就发生了1931年、1935年、1949年、1954年四次较大洪水。1931年的洪水,使得江汉平原一片汪洋,全省54个县受灾,淹没耕地2650万亩,受灾人数达到1152万人,特别是荆江大堤江陵沙沟子决口,造成大量人口伤亡,整个长江中下游死亡达14万人,悲惨至极。武汉三镇,水深丈余。陆地行舟,淹没时间长达133天。”
这个描述对不对?对,但是不准确、不科学。
长江洪水灾害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随着人类与水争夺空间的活动不断加强,人类不断为取得的胜利而陶醉,长江洪水发生的频率也不断提高。
并非自古以来长江流域的洪旱灾害一直是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而是有一个发展过程。而水灾频率的增加是由于人和水争夺空间的结果。长江洪水不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也不是从汉初以来就是平均十年一次。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