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推特短文:陈墨: 幽默天性与谐谑传统—《野草谐文歪诗选》序

作为一群川人,居然在这么严酷的现实下,还能保留川人些许天性,我以为我们不但不曾变狗,也不曾白活。“谐”、“ 丑”、“歪”(Y)不仅能搞笑,娱人乐己,也能争取“做人”, 争取“风骨”呢。—就像刘师亮一样。虽然他的“争取”决无进监丢命之虞。而我们…你懂的,连印这本小书,脚趾拇硬是都抓紧了。

阅读更多

张耀杰:关于软文化和硬文化的补充议论

我说的:这个国的读书人都以为高人一等,听不得难听的话,这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一件事情。听不进去别人批评的,怎么竞选议员和总统呢?所谓的民主宪政又怎么落地呢?我有意识说几句难听话,也就是想测试一下,试试自己眼力有没有看错人。我以后尽可能不怼人吧。我自己其实也是苟活而已。小渔港没有了,要是湾湾也打起来,我宁愿偷渡也要跑路的,对我来说就是1949年的拐点又回来了。

阅读更多

张耀杰:我在文化中——与张千帆谈儒文化

在被独尊的“儒术”之上,还有一种相当于古代的尊王攮夷、忠君报国的坚持什么党的领导、坚持什么阶级的专政。这样的四个坚持显然不是西方前文明社会的政教合一,而是中国传统的“天不变道亦不变”的阴阳合谋、儒表法里的天道、天命、天理、天意。我一旦触碰到这样的天道天理并且被抓了现行,所面临的就是“存天理去人欲”的斩妖除魔的各种罪名。

阅读更多

【胡平論政】:沈痛悼念余英時先生

2021年8月1日晨,一代史學家余英時院士(1930-2021)辭世。余英時院士為全球極具影響力的史學大師。他深入研究中國思想、政治與文化史,貫通古今,在當今學界十分罕見。胡平贊譽道:余先生堪稱人文精神的典範,是大陸流亡知識分子的忠實友人。特發舊文「祝賀余英時教授榮獲克魯格獎」,以表哀思和悼念!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