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部组织编写的一套新版初中历史教材,因删改“文化大革命”内容而引起巨大争议。


 

从2018年初开始,中共教育部组织编写的一套新版初中历史教材,因删改“文化大革命”内容而引起巨大争议。将反人类、反文明、反人性的文革“十年浩劫”,篡改成为了“艰辛探索”。经历文革的几代人至今都还活着,习党反动派就急不可耐地公然篡改历史,这是对文革中冤死的两千万同胞的再次凌辱,也是对中国人智商的公然戏弄,更是对中共1981年《历史问题决议》的极度蔑视。若探究其背后的动机,习党反动派们是在为2022年中共二十大后,习近平任期满后而不下台做舆论准备。

王沪宁、栗战书等党妖国贼们认为,政治气氛越左,越恐怖,越有利于习近平搞独裁,这是它们从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和内斗传统中得出的经验。故意与西方骂战,才能凝聚民族情绪,这是为什么会出现战狼外交的原因;再度关起国门来,才好搞个人独裁,这是中共为什么利用病毒扩散全球的原因。不管是毛邓时期还是习近平时期,不管是西方封锁还是获得西方帮助的时期,中共怂恿、妖魔、仇恨、辱骂西方的言行就从未停熄过。大饥荒时期,毛泽东蜗居在中南海不仅有山珍海味吃,还寻欢作乐玩弄女性,再苦能苦了独裁者吗?再穷能穷了高级官僚吗?武汉病毒肆虐,死的都是那些无知无辜的老百姓,有谁看到或听说,因病毒死过一个中共官员吗?更别说北京的那些权贵大佬了。对中共来说,贫穷就从来不是最主要问题,死人就更不需要顾及考虑了。

2021年的清明节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四人帮”之首的江青,其墓地官方容许毛左们自由去悼念献花。而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墓地,却被禁止任何人靠近,更别说悼念祭祀了。不仅如此,赵紫阳墓地的后方还安装了监控视像头。这样明显的待遇差别,犹如给国内毛左们打了一针兴奋剂。随后,国内传出有好事者很快举办了“李进党史地位座谈会”,此处的李进就是毛泽东的老婆江青。有善于揣摩上意的跟屁虫们解读为,这是中共为文革翻案的一个信号。因为历史错案、冤案太多了,加上掩盖历史真相,使得翻案一直会是中共党国无法停止的一股风潮。紧接着,文革发动55周年之际,毛左们打算在京城搞纪念活动,最终还是被官方取消了。官方这种故意放松又刻意打压的怪异行为,使得很多人看不明白,想不透彻。

遥想当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拉一派打一派,一紧一松,明面是好人,背后是打手,一旦利用完了,再收拾掉。如今,似乎习近平已经学会这一阴损之招。自2018年习党反动派篡改宪法,实际是中共党法,删除任期规定以来,它们就在为2022年中共二十大作舆论和社情的造势准备了。习近平要在十年任期结束后不下台,他就必须否定邓小平的政治遗产,因为在邓小平时期,中共就已经规定了领导人的退休制度。习党反动派们挖空心思,在2021年清明节特意放松对江青墓地的监控,这是它们蓄意给毛左们制造一个错觉,那就是当局支持文革,习近平是毛左派们的领袖。这样做是为了习近平明年死皮赖脸不下台争取群众基础,毕竟在国内毛左还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

笔者在另一篇文章《百年共运、百年中共--“斗争”使得中共党国至今依旧是个烂政权》指出,其实,无论怎样否定,习近平的权力都是来自邓小平的这根苦瓜藤。不管长出来的是否歪瓜裂枣,它毕竟都是那根瓜藤上的果子。如今,习近平幻想嫁接毛泽东、华国锋那根早已枯烂废弃的权力枯藤,来进一步抛弃邓小平,否定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从而回归到毛泽东一人独裁的时代。这样一来,一是可以达到矮化邓小平的历史作用,二是可以提高其父亲习仲勋在改革开放中的历史地位;三是,习认为从毛泽东到华国锋,再到习仲勋,他就嫁接上了搞终身制的权力根源。习党反动派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这样做是自毁权力来源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从而逼得邓小平改革派的追随者们在未来的可乘时机为反击习近平制造了正当理由。将来否定习近平的人,很可能会是坚持走邓小平路线的改革派,甚至可能会是坚持走胡赵政改路线的开明派。

另一方面,当局又禁止毛左派们在京城举办文革55周年的纪念活动,这样做是为了安抚民间那些憎恨文革,受文革迫害的那一部分群体。这部分群体是不可能支持习近平打破规矩无限期连任的,但又不能让这些人彻底绝望,逼上反对习近平的对立面。所以,习党反动派借文革历史的烂疮,采取一拉一打的态度。如此一来,很多人就搞的晕头转向了,但内心仍存幻想。习仲勋和习近平都是是文革的受害者,稍有良知的人都不会为文革翻案。除非,认贼作父之人或昏聩的傻蛋,才有可能做此等蠢事。如今,急不可耐地篡改文革历史,是为了在中共百年之际,塑造中共一贯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一是搞愚民和洗脑教育,二是进而强化中共执政地位。因为,只有中共看似合法,习近平独裁才有权力基础和组织保障。

正因为习家曾经在文革中的悲惨遭遇,习近平刚刚上台的时候,普通民众和民间自由派人士很多都对他抱有很大的幻想。如今,九年过去了,很多人已经从失望到绝望,从沉默忍耐到公开咒骂。如中共红二代的任志强,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前清华教授许章润等。中共二十大后,习近平要继续执政掌权,最容易忽悠和争取的群众基础就是冥顽不化的毛左派。这就能解释,当局为何让民众可以自由给江青墓献花了。毛左愚民充其量只是习党反动派暂时还值得利用和玩弄一把的棋子,说不准将来在什么时候又会收拾它们这帮蠢货了。

曾经有人提出要为林彪翻案,那也是痴心妄想。林彪虽然在毛左阵营的权力斗争中,几乎全家灭门惨死在漠北荒原。但林彪在文革中的罪行是昭昭天下的,这样奸佞之人怎么可能翻案呢?在此补充一句,当年林彪的死讯传到北京,那帮与林彪共同出生入死近半个世纪的权贵们,不仅没有丝毫的悲伤和反思,反而在人民大会堂开茅台碰杯庆祝。中国有这帮毫无人性的权力集团,真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中国老百姓的最大不幸。中共领导集团的残酷内斗与太平天国的天王之间的滥杀没有任何区别。如此比较看来,毛泽东就是洪秀全,刘少奇就是杨秀清,林彪就是韦昌辉。江青的歹毒胜于吕后,害死这么多民族精英,这样十恶不赦、罪恶滔天的妖孽怎么可能翻案呢?如果这样人都能翻案,中华民族的苦难还会继续,民族的命运将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由此看来,习党反动派不太可能为文革翻案,除非它们自作孽不想活了。习党反动派之所以这样做,一切都是为了2022年后习近平继续执政耍的阴谋诡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