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道思想


 

文革是一场全国性的浩劫,广西的劫难特别深广惨重,期间发生的大武斗、大屠杀,被杀人数达十余万。亲身经历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晓明老先生,至今谈及,依然难掩满怀惊恐愤恨之情。

老先生自2000年以来,曾有一百余篇回顾、反思历史特别是文革史的文章在海内外发表,在香港出版过《广西文革痛史钩沉》一书,颇受海内外名家好评,并被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昨日老先生来访,赠予其文章选编之四:《难忘的1968---文革中发生在广西形形色色的大屠杀惨案纪事》打印本,颇具史料价值和反思意义。巧的是,书中《一个枪口余生者的人生之路》记述的王云高先生是我忘年交。

有一张照片摄于1976年7月17日,摄下了“联指”派向百货大楼开炮、使百货大楼着火烧毁后的景象。当时年轻的王老举着双手跪在地上,面前就是被枪杀的几具尸体。正要轮到王老时,因《南宁晚报》摄影记者需要拍摄照片被暂时喊停,刚刚拍好照片,来了一辆军车,车上跳下一个军人,指王老是反动电台台长,还需要录口供,强行将其押上军车而去。王老遂得戏剧性的死里逃生。

中华民族也是死里逃生。然毛左的阴魂依然萦绕,文革的枪口硝烟未散。

文革既是政治灾难,也是思想灾难(古人所谓学术之祸),更是道德灾难和人性灾难,是四重灾难构成的一场史无前例的人道大灾难。

当时,政治之恶、思想之邪、道德和人性之败坏,都是史无前例的。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非人化的时期,上上下下绝大多数人已经彻底泯灭良知灭绝人性,兽性魔性获得了最大化的解放泛滥,邪说和恶政、暴君和暴民、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获得了空前圆满的结合。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文革有其历史的必然性,是毛家思想、道德、政治、制度的逻辑必然。毛家者,马克思加秦始皇,中国特色的马左也。毛思毛德毛政毛制四者结合,文革的发生就是理所当然、势所必然、不得不然的,无药可医,无法可救,无人能阻止和改变。这是共业,吾民吾国必有此一劫。

吾民吾国必经此一劫,才有望对毛思毛德毛政毛制进行反思和改革,并产生一定的免疫力。然到目前为止,反思很肤浅,改革很表层,免疫力很有限。马帮的性质注定其反思不可能深入。欲深入彻底反思文革,必须从三个方面追根溯源:

一是领袖的问题,仅仅追究四人帮之罪是远远不够的,一个亲自领导和制造了“十年浩劫”的人,必须承担主要责任;二是制度的问题,马制是浩劫的制度因;三是意识形态的问题,马学毛思是文革的文化因。

只有对这三者进行深入批判,才能从源头上彻底阻断文革、并最终结束极权,掀开历史新一页。此非马帮所能也。故还有不少人怀念文革怀念毛氏,文革仍有可能暂时性、局部性回潮返照。

怀念文革怀念毛氏,原因因人而异。多数人并非完全不知毛时代极端反常和文革劫难空前,而是因为极端压抑苦闷不满现实,希望通过极端的方式改变命运;或者心怀仇恨,希望通过文革的方式报仇雪耻。哪怕后患深重、代价惨重,像无数“革命先烈”和“英雄模范”那样;哪怕过把瘾就死,像文革造反派那样。

或说:“为暴秦张目者与为文革赞歌者一样,天人共诛之!”东海曰:同意,然要注意,这里的诛,是诛责、批判义,并非诛杀。凡是言论问题,对于一般人,言论解决;对于官员和教师,可以纪律解决。对于任何人,言论问题都不能法律解决,更不能武力解决。对暴秦和文革的领导者实践者才能使用法律或武力。

文革这场中国历史上、人类历史上的空前浩劫,为一条东海律提供了很好的证明。东海曰:道德与幸福成正比,与命运正相关。

道德与幸福成正比,意谓两者同比升降,道德度上升,幸福度亦同比上升,盖快乐是良知四德之一,良知之乐发自于内,无倚于外,不受环境和命运的影响。圣贤君子欲不幸福都不可能。反过来,道德度下降,幸福度亦同比下降。道德度下降到一定程度,善根断绝,良知泯灭,便与幸福绝缘,与苦难结不解缘。马家官民苦难特别深重,根本原因在此。

道德与命运正相关,意谓道德对命运具有根本性影响,道高者命运普遍好,再坏也有限;德劣者命运普遍坏,最好也有限,个体如是,群体亦如是。

论群体道德,在古今中西所有群体中,马家即使非最坏,也是之一。故各国马家群体的命运都很坏。然比较而言,马右的命运略好,多少有些后福,马左的命运特别坏。不仅苏中两国,各国马左的命运都极其悲惨,死于非命者众,而且往往死在自己人手里,死于惨烈的内斗。不仅马左中高层,所有信奉支持马左的基层民众,命运也空前之坏!这就是“道德与命运正相关”的有力证明。

2021-6-3余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