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聊生这个成语出自《史记•张耳陈余列传》:“财匮力尽,民不聊生。”意谓物力匮乏,物质贫困,无以为生,活不下去。

其实活不下去的原因,既有物质的,也有非物质的。弱势群体不聊生主要是因为物质贫困,生存压力太大;权贵和精英不聊生的原因就是非物质的,精神压力太大。非物质原因包括精神贫困,心灵灾难,没有生趣和求生欲,自暴自弃。

自暴自弃的极端就是自弃生命。现中国自杀的人特别多,不仅弱势群体,特权阶级和精英群体也纷纷自杀。在某微信群看到“全国211以上高校2010~2019自杀人数”的统计,悲从中来。

珍爱生命包括珍爱自己的生命,是人格健康的基础,而高校师生本应是人格美好的文化精英和道德模范,居然有如此众多的人,人格缺失精神反常,自轻自贱自暴自弃到草菅己命的程度。这是高校之耻,教育之耻,更是政治之耻!

少数人不聊生,那是个人原因。当一个社会不聊生者越来越多,不聊生的民众、官员和精英越来越多,不聊生的学生包括大中小学生越来越多,其原因一定在社会,在上层建筑,一定是上层建筑出了大问题。

坚持和支持这样的上层建筑,实质上就是在害命,把越来越多的人往绝路上逼,让越来越多的人丧失活下去的条件、能力、希望和兴趣。

 



 

民不聊生的最新调侃式解释是,人民丧失了生育意愿,连聊一聊生育问题的兴趣都没有了。不错,丧失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意愿也是一种不聊生,也有物质原因和非物质原因。

国富民穷,国强民弱,主权高大,人权低落,特权猖獗,民权匮乏,人祸频繁,心灾深重。大多数国人活得很苦,物质贫困,精神贫乏,身心多病。统治阶级重物轻人,唯利是图;贵权贱民,唯权是图,不把人民当人看;人民中很多人相互不把对方当人看,甚至不把自己当人看。

无数弱势群体有苦不知说,不敢说,说不出来。仁人之心必为他们苦,义士之口当为他们说!作为儒者,还应该进一步,把民胞苦难和百年浩劫的根源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指出来:是马列主义之思想、政治和制度,造就了这个万恶的社会,造成了这个民不聊生的状态,害惨害死了无数民胞!

马家的极权主义的本质注定了它作恶很行,为善不行。作恶可以作威作福,而且有利可图,固极权分子之所乐也;为善不仅无利可图,而且还要付出,非极权势力之所能也。故马家为善的时候,必然进一退三,望风披靡,虎头蛇尾,政令出不了颐和园;作恶的时候,往往雷厉风行,所向披靡,势如破竹,水之润下无孔不入,火之炎上无物不焚!

什么好事到了它手里,一定干不好,或者干不成,甚至把大好事干成大坏事;什么坏事到了它手里,一定干得好,而且干得好,或者把小坏事干成大坏事。

极权主义与正知正见和良制良法绝缘。正知正见,指正确的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良制良法是正知正见导出来的良好的制度,包括政治、经济、教育、法律种种制度。极权主义国家,经济贫困科技落后,固然民不聊生;经济科技兴旺发达,同样民不聊生,甚至更加苦厄重重。经济发展的成果难以普惠于人民,科技发展的成果却容易成为监控管制迫害人民的工具。

流行这么一个说法:“中国年轻人都无比坚信国家会越来越好,将变得比过去更强大,但他们对自身个体的命运,感到悲哀和忧心。”东海曰,大量年轻人个体无望,国家怎么会有希望?这样的国家别说不可能强大,就是强大了,又有什么意义?只会给国民制造更深的苦难,给人类制造更大的麻烦!

民不聊生,官群富裕是可耻的,国家强大是可耻的。民不聊生,国家的强大必然短暂有限,后患无穷;官群的财富必然悖入悖出,招灾致祸。

民不聊生,文化群体鸦雀无声、万马齐喑也是可耻的。没有了义愤,没有了恻隐、羞恶、是非之心,不配为文化人也。见义不为,身为物役,怯懦猥琐,精神败坏,纵然苟图一时之安,何足道哉。无数人不敢对现实说一句真话,不愿为社会、他人乃至亲友抱一点不平,自以为避害趋利很聪明,结果又如何?数十年来,多少唯利是图者利益不保,多少明哲保身者性命不保,却白白牺牲了良知!

2021-6-2余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