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图:广州维权人士王爱忠;右图:湖南异议人士欧彪峰。



 推特图片







被当局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的广州维权人士王爱忠刑事拘留期限届满后,仍未获释。当局周三(7日)派人通知家属,王爱忠已被正式逮捕,却并未送上逮捕通知书。另外,涉嫌“煽颠”的湖南异议人士欧彪峰的家属则在聘请律师问题上,与当局相持不下。

今年五月底,异议人士王爱忠从广州寓所被公安带走。周三,也就是37天刑事拘留期限届满的第二天,广州市公安局两名国保约见他的妻子王贺楠。

王贺楠:“很明确的跟我说,王爱忠被逮捕了。我说那个通知书呢?他说,通知书是检察院那边直接邮寄给我,应该马上就收到了。今天他们来找我的目的就是看一下我是什么态度。我说,只要他(王爱忠)不出来,我也不可能不发声。我说,发声也影响不了什么,无关痛痒,他们说,我们没有让你不发声,感觉上他们已经不在乎了。”

 
王爱忠妻子王贺楠质疑当局处理案件的手法。(王贺楠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王爱忠妻子王贺楠质疑当局处理案件的手法。(王贺楠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国保上门威胁王爱忠妻子

原籍浙江的王爱忠上世纪九十年代到广州求学,毕业后留在当地发展。他是南方街头运动发起人之一。2014年六四25周年前夕曾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带走,其后获释。 近年经常活跃于社交媒体推特。警方向家属透露,他的被捕与他多次接受外媒采访有关。

虽然已经接获批捕口头通知,王贺楠仍然心有不甘。

王贺楠:“他们只是口头形式告诉我了,但是我还是没有收到通知书,所以说,我的心里还是悬着的,感觉他们就在折磨家属,真的很恶心,明明他们知道结果是怎么样。广州市邮寄的话可能隔天就到了,但是现在我还没有接到信件,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假的。派出所直接让我过去取这张家属通知书也好。根本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告诉家属。”

与王爱忠一样以敢言见称的还有湖南的欧彪峰。曾公开支持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欧彪峰,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失去自由已超过7个月,目前被关押在株洲的看守所,据了解案子尚未移交检察院。

负责案子的株洲市国保近日约见他的妻子魏欢欢。

 

官方要替欧彪峰选官派律师

魏欢欢:“他意思就是说,这是欧彪峰自己愿意,主动要求,让他们帮忙介绍几个株洲当地的律师。律师在株洲也比较方便会见。你们家属配合得很好,他本人态度又很好,那我们就争取给你快点解决,意思就是说,可能就会有好一点的结果了。跟我见面的是三个国保,三个人跟我一个人缠。其中支队长就是那种比较强势的。他一直说话滔滔不绝,说个不停,中间我实在没办法,我就说,‘你让我们请一个不行吗?’ 他说,’你请一个有什么用?能让他少判点刑吗?’我就说,‘那就取决于你们了。’ 他说,‘那就对了,要听我们的。’”

魏欢欢认为,这只是官方一面之词,她估计,聘请官派律师并非欧彪峰本人的意愿。

魏欢欢:“即使他本人有写过这样的东西,其实是他一个人单独关押了那样久,长期被他们洗脑和威胁,各种威逼利诱之后才可能会有的表示。不是真正符合他的法律权益,不是这种意义上作出的选择。”

欧彪峰长期关注社会不公现象,也曾公开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去年8月香港壹传媒总部大楼被搜后,欧彪峰曾在推特上发布声援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讯息,并展示手持苹果日报头版的照片。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公安在他家里搜出多份香港“苹果日报”。
家属担心,当局处理欧彪峰案会黑箱作业。

魏欢欢:“它想阻止辩护人介入,然后用自己操控的律师走接下来的流程。因为一旦它移交检察院,我们又请了辩护人的话,律师就可以介入,查看案情相关信息,也有可能要会见当事人,把里面的信息传出来,但如果都是他们自己控制的人的话,这些东西都可以关起门来自己在里面搞定了。”

魏欢欢强调,除非获得欧彪峰本人确认,否则绝不接受当局为他安排律师。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