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7 月 21 日,河南省郑州市被洪水淹没的街道上,居民们正在搬运他们的财物。


历史必定会记住2021年7月20日这一天:7 · 20河南大洪水。这是继75 · 8板桥水库大溃坝之后,在中原大地上,再次记录这可悲、可恨、可恶、可耻的一笔。郑州的大洪灾再一次证明: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不让人说话,不知什么时候,天就真的塌下来了。党媒一再说鬼话,结果神州大地,屡屡天崩地裂,几度成为了人间地狱。试问,那帮苟活在中共党国体制里的官僚文痞们,它们从武汉、郑州的巨大人祸的悲剧中,汲取到了一点什么经验教训了吗?如果不能,那么它们能够苟活下来的生存逻辑又是什么?

从7月17日开始,中国大陆的河南地区遭到极端暴雨的袭击。至7月20日,包括郑州、嵩山、新密、登封、偃师、巩义在内的多个城市出现超级严重的洪灾,局部出现了天崩地裂的地狱般的恐怖景象。从7月17日至21日凌晨,北京在梦寐,河南在咆哮,郑州在沉沦,千年古刹少林寺也浸泡在了汪洋山洪之中,郑州地铁成阴沟暗河,城市街道成为了咆哮奔腾的河流。7月20日,党国主流媒体,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等都没有在头版头条报道正在肆虐的河南大洪灾。当河南当地百姓通过手机及各种自媒体铺天盖地地发布各种恐怖画面和求救信息时,所有海内外的华人都坐不住了。在7月21日早晨,等到酣睡在中南海里的那头猪,终于醒来的时候,才有了最高指示:“要求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抓细抓实各项防汛救灾措施。”北京主流媒体看到老猪头终于发话了,才敢在头版显著位置发布河南的灾情消息。但是,等到此时,灾难已经发生至少4天了……

以事实说话,不妨简单回顾一下前几天大陆媒体的报道:7月19日,包括参考消息在内的大陆主流媒体,还在以嘲弄的口吻报道欧洲灾情。比如:“一场洪水冲垮德国秩序的神话”; 7月20日,环球时报头版头条:“欧洲洪灾肆虐引发深度反思”。祖籍河南的环球主编胡锡进,更是逮住难得的机会,尽一个文痞之能事,在其微博上大肆嘲讽西方的治理水平。同样祖籍河南郑州的央视新闻联播主持人海霞,在7月20日的晚间节目中,公然谎称:郑州的洪灾,官方充分运用了科学手段,全力以赴…… 当她说完:“这才是应对极端天气该有的样子!”时,海霞在镜头前竖起来大拇指。此外,郑州官方微博发布:@千万郑州人:暴雨虽然很大,但坚强乐观的郑州人民不怨天尤人,万众一心积极抗汛。我们坚信,这场历史罕见的大雨过后,城市会更干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党国媒体,再次充分运用灾难美学,把灾难当励志宣传,将坏事当喜事鼓噪。

过去七十年来,党国媒体充斥的这种无耻报道,奇葩言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民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无法统计。比如,大跃进时期,“亩产万斤”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文革时期,“社会主义一天天好起来,资本主义天天烂下去”“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武汉肺炎初期,官方的新闻发布会:“未见明显的人传人”再到“有限度的人传人”的鬼话;再到郑州洪灾,海霞在节目中的无耻谎言。看到那片古老土地上的同胞,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受人祸,人民活得如蝼蚁,写到此,笔者已是可忍孰不可忍了。当在7月20日,当党国媒体幸灾乐祸地嘲讽欧洲的水灾时,那些党媒喉舌万万没有想到,也还没有关注到,欧洲的灾难已经在河南大地悄然地加倍加剧上演! 这是多么荒唐、荒谬、荒淫且具有讽刺意味的一幕。中共党媒那帮主编、主播、记者们的无耻已经超出了人类底线,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力,它们一直在利用主流媒体的资源优势,一再地公然向全体国民撒谎、犯罪,为党国体制的荒诞而丧尽天良地粉饰。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是,过去七十年来,中共制造的超级人祸还少吗?老百姓吃的苦头还不够吗?1940年代,国共内战期间,共军就活活饿死三十万长春市民;1960年代,中共人为制造的大饥荒饿死4千万农民,河南就饿死300~500万人;1970年代,河南板桥水库大溃坝,中共官方承认的死亡人数是23万,国际媒体公布的死亡人数是40万。再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河南爆发的艾滋病村等,这都是中共没有执政能力,缺乏言论监督而屡次制造的巨大人祸灾难。

1975年板桥等62座水库溃坝,溃坝洪水冲垮铁路,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据历史资料考证,1975年8月8日凌晨爆发的板桥水库溃坝事件,与当时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邓小平的玩忽职守有直接关系。1975年8月7日晚,邓小平的女儿邓榕拒绝接听李先念的十万火急的电话。当天晚上至第二天凌晨5点,玩物丧志、罪该万死的邓小平居然在万里家中通宵打麻将。

7月20日,当看到河南发生如此巨大的灾难,相信包括笔者在内的全球华人都非常地揪心。对于新闻和信息封锁的中国大陆,那时很多民众还全然不知,河南的灾情有多么的严重。当省城挡不住洪水奔腾的真相暴露出来后,人们不仅要质问,郑州究竟怎么了?甚至整个河南正在发生了什么?河南的农村是难以关注的信息盲区,在广阔的农村,其灾难肯定比城市更惨烈。根据郑州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7月20日上午十点半,位于郑州西南6公里外的常庄水库开始泄洪。可是,郑州市区及周边的居民却完全不知情,至20日晚间,郑州地铁还在正常运营!想必郑州市政府的官员们个个像无头苍蝇似的,呆若木鸡,不知所措,乱成一团糟。可以推断,至20日下午稍晚些时候,当奔腾咆哮的洪水已经抵达郑州城区时,整个城市已经瘫痪掉了,很多地方已经断电断网无手机信号。根据官方的马后炮宣布,就算当日晚间发布了警报,但已经太迟了。不可抗拒的巨大灾祸已经发生,而且正在肆虐,一切都不可收拾,一切都难以诉说,一切都怒不可遏。

从2019年12月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到2021年7月份在郑州爆发的大洪水。从曾经巨大的血泪教训,无数生命的代价中,中共党国汲取到了一点什么经验教训吗?中共宣传部、官方媒体有过任何的反思检讨吗?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可以说,中共宣传部是党国最邪恶的一个部门。为何没有?正如毛泽东年青时写的一首打油诗:《七古咏蛙》:“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从2012年以来,在“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的淫威之下,因为有一头蠢猪睡在了中南海里,没有它最先做出最高指示,下面各部委及地方的官僚们,谁也不敢做声,更不敢擅自行动。否则,就是妄议,就是别有用心,就是寻衅滋事,甚至颠覆政权!
偌大一个中国,就等着一头蠢猪发号施令;14亿中国人,让一个不学无术又无德无能,愚蠢自大且不知羞耻的人统治着,这是多么可悲,可恨,可恶,可耻!如果有一天,这头猪醒来太晚,举国上下就都那么干等着吗?地球就不转了吗?如果某一天,它甚至再也醒不来了,举国上下必定会陷入一片混乱。曾记否,在1976年秋,这种荒唐现象就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当中南海里的那头猪做出了一系列的愚蠢举动,当天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头光屁股小丑时,党国的各级官僚们,为了能生活下去的那五斗米,为了自己的乌纱性命,为全家人能维系猪一样的生活。它们只好甘心当猪仔,以便将那头猪高高地拱起,进行歌颂,进行维护。同时,它们还要高喊着: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这么做的理由是:既然中南海住的是一头猪,它们就只能不三不四地活着,也只能人五人六地做官,也只能七上八下忐忑地吆喝。

正如中共党魁毛泽东的逻辑:“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如今,中共的官僚们必定以此逻辑为自己苟活辩护:既然习近平是头蠢猪,我不当猪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