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4日下午新落成的“中共雕塑”病毒旁进行的印第安传统祈祷仪式。(孙诚拍摄,RFA独家首发)


7月17日晚上9点多,加州自由雕塑公园刚落成竣工的“中共病毒”雕像突遭破坏,雕像的一个病毒株(突刺)被切断。

对此,“中共病毒”制作者雕塑家陈维明并不惊奇。6月2日晚,他就在公园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车辆,他就用吉普车拉着房车去堵路拍照,那辆车扭转车头逃之夭夭。

陈维明估计作案者已观察自由雕塑公园许久,并且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不是临时起意。他说:口子切得非常平整,使用了电动工具,还准备了护目镜。自由雕塑公园白日有许多游客,作案很容易被发现,但入夜后若不熟悉地形者则很难行驶,一来是路况颠簸,二来是没有路灯,容易迷路。

陈维明是位具有强烈民主自由意识的奇人,曾在2012年11月和2014年3月两次只身进入叙利亚战区,声援反对派。陈维明表示:“越是打压、越是禁止,我们越会奋勇捍卫抵抗。”

2016年,陈维明与友人在位于南加州洛杉矶附近的莫哈维沙漠小镇共同出资购买土地,开始建设自由雕塑公园。目前陈维明已在自由雕塑公园完成了印地安疯马酋长头像、64大屠杀纪念碑、64天安门大屠杀浮雕、李旺阳塑像、天安门坦克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大型群雕等作品。如何看待中共病毒雕塑被破坏事件?

第一,中共将对陈维明下黑手

中共病毒雕塑使北京很不安,因为雕塑是由习近平的半个头部和半个骷髅头的形象组合而成,布满红色病毒株模型,并在侧面画有红色镰刀斧头符号。它不仅告诉人们新冠病毒来自中国,而且指明习近平是造成这次旷世惨祸的祸首,更重要的是它预示着中共就是危害世界和平的病毒。7月1日,中共刚刚高调为自己过了100岁的生日,中共病毒雕塑使它很尴尬。可以预言,习近平不会放过陈维明。何以见得?各位且听我道来。

因为有先例可以证明,那就是中共对铜锣湾书商的集体绑架事件。

铜锣湾书店是一家以出版大陆政治禁书闻名的香港独立小书店。书店有股东吕波、桂民海、店长林荣基、业务经理张志平、经营者李波5个人。尽管桂敏海因大陆官方的压力而取消了《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一书的出版计划,但灾难还是降临到他自己和铜锣湾书店的身上。自2015年10月起,铜锣湾书店5个员工就陆续失踪,林荣基、吕波和张志平在深圳、东莞失踪;桂民海(瑞士国籍)在泰国失踪;李波(英国国籍)在得知其他员工失踪后很紧张,不敢离开香港寸步,但他还是失踪了。

铜锣湾书商集中失踪的谜团不久被店长林荣基揭开了。2016年6月16日,中国警方要求林荣基返回香港把铜锣湾书店的客户资料拿回大陆,但当他回到香港后改变主意。他联系了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在立法会召开记者会,详细说明了他被中共当局拘押8个月的情况。原来,在被拘押期间,他被六组人24小时轮流看守。林在这个房间被中央专案组人员提审20至30次,外出提审两次,当中曾审问有关一些大陆视为政治禁书的撰稿人资料,又要求林指认购书客户的身份。林又在“有导演、有台词”下被迫拍摄认罪片段。事实证明,铜锣湾书商们都是被中国警方从香港和泰国绑架或在大陆遭到逮捕的。

《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一书是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索,也导致了今天中共决定废除“一国两制”实行港版国安法的后果。一本八卦小书就像一个火种,它不经意点燃了一棵树,并最终蔓延成无法控制的森林大火。

显然,中共病毒雕塑会比《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一书更让习近平暴跳如雷,因为八卦书只是针对他个人,而病毒雕塑是将他和中共都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中共会如何对待陈维明呢?我的看法是,北京国安部门应该成立了中共病毒雕塑的专案组,将会安排特工伪装成自愿者打入陈维明团队,在美国伺机投毒或制造车祸;或以投资雕塑公园等理由诱骗陈维明出境,伺机绑架。所以,破坏中共病毒雕塑只是序幕。

第二,习近平为何要如此兴师动众?

有很多朋友想不明白。一个国家领导人有一些讽刺他的雕塑和八卦书籍很正常,如纽约就曾有嘲讽川普总统的雕塑。为什么习近平就那么愤怒,甚至不惜违反国际法跨境谋杀和绑架呢?

我的看法是,极权人格和认知障碍使然。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教授总结了十大极权人格特征,它们是:容不得民主;蔑视人权;容不得不同看法;“斗”字当头;醉心于权力意志;逆我者亡,顺我者昌,睚眦必报,毫不含糊;反法治;对权力执着的追求;行为没有底线和好大喜功。习近平就属于典型的极权人格。他对任何敢于挑战他权威的人都毫不留情地摧毁。就香港而言,习近平受知识结构和认知能力的限制,对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地位不了解。在他的眼里,香港与大陆没什么区别,相反是大陆太高看和放纵香港了。至于香港作为大陆的融资渠道、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和完善的英美法治恰恰都是习近平看不惯的,也都是他想灭掉的。就中共病毒雕塑而言,这个雕塑将他自诩为世界抗击疫情领袖的画皮给活生生扒了下来。

第三,中共为何一错再错?

我猜测,中共破坏病毒雕塑事件应该是中共领使馆官员聘请美国黑社会或同乡会爱国粉红所为,但行为就如同绑架铜锣湾书商一样愚不可及。因为如果没有中国的嚣张和破坏法治行为,香港人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恐惧感。2013年10月27日,香港著名出版人姚文田,晨钟出版社总裁。因筹备出版余杰新书《中国教父习近平》而被中国安全部门诱骗到深圳市拘捕,两年后被判刑10年。2017年1月27日清晨,中国富商肖建华从他长期居住的香港四季酒店被绑架回大陆。中共海外绑架和威胁香港法治与出版自由的事实告诉香港人,其一再向世界宣称的“一国两制”只是一个谎言。过去中共偷偷摸摸到香港绑架,一旦送中条例通过,中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香港为所欲为。港府的送中条例就是要让所有香港人生活在恐惧之中。于是,百余万香港市民忍无可忍走上了街头。

中共破坏病毒雕塑恶行同样是愚蠢的,它让自由雕塑公园名声远播,成为海外华人眼中自由民主的灯塔。海内外华人会对公园捐赠,支持公园的发展,使它成为美国重要的旅游景点。同时,中共的违法行为会让美国FBI进行调查,顺藤摸瓜发现中国领使馆的暗中勾当。

中共能在香港横行霸道,是因为香港本在中共的掌控之下,但自由雕塑公园在美国,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中共这一脚算是踢到了铁板上。

当然,也有一些华人对中共病毒雕塑心存疑惑,担心它会加剧美国对华人的仇视。5月26日,我曾对陈维明就此问题进行了专访。他说,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勇敢地承认这个病毒是从中国来的。中华民族是有反省能力的,跟共产党是不一样的,而且这个话必须要由我们中国人自己说出来,才能跟共产党切割。如果我们作为华人不发出声音,任凭共产党去解释这个病毒,相反会越描越黑,增加西方世界对中国人的反感。

面对中共对他发出的死亡威胁,陈维明并不惧怕。他指出,专制制度是不符合人类的理念的,不符合人的追求,比如自由、美好的生活等。它是反人类的东西,是不可能长久的。当年希特勒纳粹不知道要比现在的共产党强大多少倍了,要比现在的共产党更自信满满,不论是从军事实力上,从经济实力上和人民的拥护程度上。从当年那些纪录片,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德国人真正拥护希特勒。现在的中国能做到吗?领导人能那么自信吗?他能像希特勒那样开着敞篷车,一个人出去面对几千万人吗? 他根本不敢,他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保卫里三层外三层,这说明他感到了他末日的危机。中共在中国不得人心,现在西方世界已经看清了中共。

陈维明说:有些人对中国的前途很悲观,但实际上中国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天将要亮的时候,夜总是最黑的。有些人看到今天越来越黑,就认为前途没有希望,但恰恰相反,这是中国自由民主的曙光将要到来的时刻。